• <tr id='yipwo'><strong id='yipwo'></strong><small id='yipwo'></small><button id='yipwo'></button><li id='yipwo'><noscript id='yipwo'><big id='yipwo'></big><dt id='yipw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ipwo'><table id='yipwo'><blockquote id='yipwo'><tbody id='yipw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ipwo'></u><kbd id='yipwo'><kbd id='yipwo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yipwo'></fieldset>

  • <dl id='yipwo'></dl>
        1. <i id='yipwo'><div id='yipwo'><ins id='yipw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yipwo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yipwo'></ins>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yipwo'><em id='yipwo'></em><td id='yipwo'><div id='yipw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ipwo'><big id='yipwo'><big id='yipwo'></big><legend id='yipw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yipwo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yipwo'><strong id='yipw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我要紫砂碟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0

            清咸豐年間,濟南府城裡有個小姑娘,叫張小咩,芳齡二八,聰明伶俐,長得也俊。

            張小咩的娘死得早,她和老爹張鐵匠相依為命,雖然日子過得清貧,可也平安快樂。可是你想平安和快樂,有人不幹啊!誰不幹?就是城西孫財主傢那個無惡不作的二公子,孫二咧。

            話說這一天,張小咩上街去買繡花的絲線,走著走著,就碰上無所事事的孫二咧。隻見孫二咧左手托一鳥籠,右手提一酒壺,敞著胸膛,歪戴著帽子,兩邊跟著傢丁趙甲和趙乙,正耀武揚威地耍威風。

            這孫二咧一看到張小咩,眼珠子差點蹦出來,一邊驚嘆著:世上竟有如此美人兒!一邊就跟旁人打聽:這個俏佳人兒,是誰傢閨女?旁人告訴他:城東張鐵匠的女兒,叫張小咩。孫二咧大嘴一咧,當街叫道:這張小咩,我娶定瞭!

            被孫二咧看上的,還有個跑?何況跟仙女似的張小咩。第二天,他就找人到張鐵匠傢提親去瞭。

            孫二咧找人提親,不找媒婆。找誰?找傢丁趙甲和趙乙。天剛亮,趙甲和趙乙就敲開張鐵匠傢的門,也不說話,放下兩個擔子,對張鐵匠說:明天我傢孫少爺要來娶親,你們準備一下。這是彩禮。說完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  張鐵匠一看,嚇瞭一跳。兩個擔子,四個大筐,前面兩個大筐裝滿瞭銅錢,後面的兩個大筐,則裝滿瞭雞鴨魚肉,其中一個筐上,還撂著一把雪亮的菜刀。張鐵匠心裡明白,孫二咧的意思是同意也得同意,不同意也得同意!

            張鐵匠這下慌瞭,倒是張小咩抿著嘴巴想瞭一會,說:把鄰居和附近的窮人都喊來,把銅錢和雞鴨魚肉按人口分給他們。走的時候,別忘瞭讓他們明天來喝喜酒!張鐵匠嚇瞭一跳:你真要嫁給孫二咧?要往火坑裡跳?張小咩微微一笑,湊近老爹的耳朵,說瞭幾句話。張鐵匠聽瞭,心裡還是不踏實。張小咩說:放心吧,肯定沒問題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孫二咧一行人吹吹打打地來娶親瞭。孫二咧騎著棗紅大馬,胸前斜掛著大紅花,旁邊是八人抬的大花轎,後面還跟著十二個傢丁,好不威風!到瞭張鐵匠傢門口,孫二咧下瞭馬,然後朝張鐵匠一抱拳:爹,我來接小咩過好日子去瞭。張鐵匠也一抱拳:兒子,裡面請!孫二咧翻瞭翻白眼,心裡氣得夠嗆。可是有什麼辦法?老丈人叫女婿一聲兒子,表示沒把他當外人,像親生骨肉一樣對待,說得過去啊。所以孫二咧盡管心裡不痛快,臉上卻隻能堆著笑,進瞭裡屋。

            張小咩坐在床沿,披著紅蓋頭,正等著他呢!孫二咧走上前說:娘子走吧,早去我傢,早入洞房。說完就要去拉張小咩。想不到張小咩往旁邊一閃,輕聲說:早晚都是你的人,別急嘛。說完站起身就往外走,這一聲嬌嗔可把孫二咧甜得夠嗆。

            剛走出兩步,張小咩突然停住瞭。她說差點忘瞭帶一樣東西走。孫二咧問是什麼,張小咩說:紫砂碟!孫二咧撲嗤一聲笑瞭:你去瞭我傢,別說紫砂碟,你要紫砂鍋,你要紫砂房子,我都能給你弄!

            張小咩說:你有所不知,我說的可不是一般的紫砂碟,這個紫砂碟是我傢的寶物。你放一枚銅錢進去,能變出兩枚銅錢;放一個金元寶進去,能變出兩個金元寶。孫二咧當然不信:有這麼好的東西,你傢還這麼窮?張小咩說:這紫砂碟屬雌性,隻能青壯年男子來用才顯靈。我爹年紀大瞭,我又是女流之輩,所以這寶物一直埋在我傢的後院。再說我傢也不窮,你肯定知道我把你送來的彩禮都分給窮人的事瞭吧!我傢真窮的話,我怎麼舍得分?孫二咧被她說得有點糊塗,不過聽起來似乎也有些道理,於是傻乎乎地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張小咩接著說:現在我要出嫁瞭,當然要帶走這個紫砂碟。以後就可以由你來用瞭!孫二咧將信將疑地問:這紫砂碟真的埋在後院?張小咩肯定地點瞭點頭。張二咧又問:埋瞭多深?張小咩說:一尺深。孫二咧一拍大腿,叫道:挖出來帶走!

            他心裡想,管他是真是假,挖挖看看,反正挖一尺深也就一炷香的工夫。於是喚來趙甲,說:聽你少奶奶吩咐!張小咩就告訴趙甲,先把後院的那口大鐵鍋掀開,然後往下挖一尺,要悄悄地挖,挖到什麼東西,送上來。趙甲納悶地問:到底要挖什麼?孫二咧罵道:叫你挖你就挖,管這麼多幹嗎?

            一會兒,趙甲就回來,說:挖一尺深瞭,什麼也沒挖到!張小咩說:不可能。挖的時候,你跟別人說話瞭嗎?趙甲說:那麼多人圍著看,我能不說話?張小咩說:不是告訴你要悄悄地挖嗎?趙甲一聽,愣住瞭。張小咩輕輕對孫二咧說:忘瞭告訴你,這紫砂碟通人性,這一說話,它害怕瞭,就又躲得深瞭。現在還得再挖三尺!孫二咧一聽,沖著趙甲破口大罵:笨蛋!再去向下挖三尺!叫上趙乙一起挖!他琢磨著,反正再挖三尺,也費不瞭多長時間。

            一會兒,趙甲又回來,說:又挖三尺深瞭,都挖出水瞭,還是什麼也沒挖到!張小咩問:這回說話瞭嗎?趙甲搖頭。張小咩問:咳嗽瞭嗎?趙甲說:趙乙咳瞭一下!這回孫二咧搶著說道:咳嗽還叫悄悄地挖然後轉過頭問張小咩:這回躲多深瞭?張小咩輕聲說:估計又躲瞭一丈深!孫二咧再一次大罵趙甲:再去挖一丈深!讓那些傢丁和轎夫都給我去挖!他心裡想,都挖到這程度瞭,要是不挖瞭,剛才不都白費勁瞭嗎?

            等趙甲再一次回來的時候,還是什麼也沒有挖到。孫二咧就有些不耐煩瞭,問張小咩:你是不是在騙我啊?張小咩就問趙甲:有人說話嗎?”“沒有。”“有人咳嗽嗎?”“沒有。”“有人放屁嗎?趙甲哆嗦瞭一下,老老實實地說:我放瞭一個,幹活這麼累,我早上又多吃瞭幾個韭菜包子……”孫二咧心裡那個氣啊,喊道:放屁還叫悄悄挖?我早晚能叫你們這群笨蛋氣死!接著又轉頭問張小咩:這回躲多深瞭?張小咩說:十丈深!孫二咧一聽,差點沒氣成哮喘。心裡想,我的娘,十丈,這得挖一年吧!

            這時天已經快黑瞭,孫二咧著急入洞房,就跟張小咩商量,能不能先把她接走,先入瞭洞房,這紫砂碟過些日子再來挖。張小咩點點頭說:倒有一個不用繼續挖的辦法,也能得到紫砂碟!孫二咧忙問什麼辦法,張小咩說:這寶物一連受瞭三次驚嚇,怕躲得還不止十丈深,硬挖可能挖不出來瞭。不過如果傢裡的男主人就是你朝它高喊三聲我要紫砂,記住,一定要用和我一模一樣的喊法,它聽瞭,就會出來瞭。孫二咧來氣瞭,說:那你開始怎麼不讓我用這個法子。張小咩委屈地說:剛才咱不是不想告訴別人嘛,這一喊,別人就都知道瞭,不過事到如今,也隻能如此瞭。孫二咧想:試試也行,都下瞭這麼大功夫瞭,不繼續下去,真是太可惜瞭。再說有沒有這個紫砂碟,張小咩有沒有騙自己,一喊便知。

            張小咩繼續叮囑他:不過,千萬別跟別人說你是去喊紫砂碟的,人傢問,你就說你想為我老爹做件好事,給他打口井,估計趙甲他們現在肯定也挖出瞭一口深井瞭。你就說你找人算過,誰出的主意挖井,這井就能照出誰將來的時運。你說你是來井邊照時運的。

            孫二咧打斷她的話:我才不信能照出什麼時運來!張小咩說:沒讓你信,就是騙騙他們,盡量別讓他們知道你是去喊寶貝去瞭。孫二咧說:那我一喊他們不就聽見瞭?張小咩說:所以你盡量把嗓子喊破,喊得越破越好,記住這麼喊我要紫砂!記住瞭嗎?孫二咧點點頭:記住瞭!心裡想,反正就這麼一喊,喊完瞭就入洞房!

            兩個人到瞭後院,趙甲他們還在挖,果然已經挖成瞭一口深井。孫二咧忙擺擺手,讓他們別再挖瞭。然後把剛才張小咩教給他的話,跟周圍看熱鬧的人說瞭一遍,並讓他們先避一避,因為他想看看自己將來的時運。看熱鬧的人一聽,就出瞭院子,站在門口等著。這時張小咩捅捅他,提醒他和正往外走的老爹打個招呼,於是孫二咧大聲對張鐵匠說:爹,等我看好時運,就喊你!張鐵匠一邊往外走一邊說:知道瞭,我的好兒子!他也大著嗓子說話,引得門口那些人一頓暴笑。

            估計別人都看不到他們瞭,孫二咧這才趴在坑邊上朝裡看。張小咩說別看瞭,天快黑瞭,快喊吧!於是孫二咧撅起屁股,把腦袋努力伸進井裡,扯著嗓子喊:我要紫砂碟!我要紫砂碟!我……”沒等他第三句喊出口,張小咩照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!這個孫二咧,一下子掉進井裡去啦!

            孫二咧命大,竟被聞聲趕來的趙甲救瞭上來。張鐵匠想,這下糟瞭,他肯定會報復的!卻想不到被撈上來的孫二咧雖然沒死,卻摔傻瞭,每天隻會歪著個脖子,流著口水。你問他以前的事,他根本記不清,更別提張傢父女怎麼忽悠他這段瞭。張鐵匠這才把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來。

            可是孫二咧雖然摔傻瞭,他爹孫財主可不傻啊!兒子去瞭張傢一圈,回來就傻瞭,這事他當然不能善罷甘休。不過他可比他兒子聰明,他不硬來,而是智取。於是就把張鐵匠和張小咩告上瞭公堂。給他們下的罪名是:圖謀殺死孫傢二公子。

            升堂審案那天,知府大人找瞭很多證人。他問那些人:孫二咧為什麼要挖那口井?大夥都說:他說他要孝敬張鐵匠!他再問:那他為什麼讓你們離開?大夥說:他說那口井能照出他將來的時運,怕我們看到瞭。知府接著問:他當時說瞭什麼?大夥說:他說,等他照好時運就喊爹。知府繼續問:那他掉進那口井的時候,喊什麼話沒有?大夥說:喊瞭。他扯開嗓子喊我要自(紫)殺(砂)爹(碟)!我要自殺,爹!喊瞭兩聲,聲音都嘶啞瞭,很是絕望!知府大人說:你們都是張氏父女的鄰居,一面之詞不可信。我再問問別人。於是傳來趙甲和趙乙,問:孫二咧跳進井裡前,喊什麼瞭?趙甲趙乙便學著孫二咧當時的腔調,齊喊:我要自殺爹!我要自殺爹!於是知府大人擺擺手說:我覺得可以結案瞭。

            其實這孫財主和孫傢二公子平時作惡多端,知府早就看他們不順眼,無奈他們財大勢大,不敢妄動瞭他們。這次好不容易盼來瞭機會,他怎能錯過?

            知府把眼一瞪,沖孫財主說:是這樣。你傢二少爺為盡孝道,給他爹當然不是你,是他的另一個爹挖瞭一口井。然後他站在井沿那兒照,這一照,馬上不想活瞭,朝他爹高喊兩聲我要自殺,爹!然後就跳井自盡瞭,就這麼簡單。至於他為何要喊一嗓子,就因為他是一個善良的小夥子,他怕你冤枉瞭張氏父女,所以想在臨死前證明他們的清白。你說你多有福氣,你傢二少爺雖說成瞭傻子,傻瞭也總比死瞭好吧?

            孫財主急忙爭辯:不對不對!我傢二公子活得好好的,又是娶親的大喜日子,怎麼隻照一下井就不想活瞭,就要自殺呢?

            知府大人哈哈一笑:你是真不懂,還是裝糊塗?他不是說過嘛,這井能照出他將來的時運。他這麼一照,看到自己第二天就成瞭傻子,榮華富貴、絕色美人都享受不成,還不絕望自殺?換你你也得跳!好瞭,本案真相大白瞭!張氏父女當堂釋放!說完一拍驚堂木,退堂!

            後來,有人給這件事,編瞭一首打油詩:

            胡作非為孫二咧,

            看上漂亮張小咩。

            歡天喜地娶親日,

            直叫我要自殺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