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6a494'></fieldset>

    <dl id='6a494'></dl>

    <code id='6a494'><strong id='6a494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6a494'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'6a494'><strong id='6a494'></strong><small id='6a494'></small><button id='6a494'></button><li id='6a494'><noscript id='6a494'><big id='6a494'></big><dt id='6a49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a494'><table id='6a494'><blockquote id='6a494'><tbody id='6a49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a494'></u><kbd id='6a494'><kbd id='6a494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6a494'><em id='6a494'></em><td id='6a494'><div id='6a49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a494'><big id='6a494'><big id='6a494'></big><legend id='6a49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<span id='6a494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6a494'><div id='6a494'><ins id='6a49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3. <i id='6a494'></i>

          秀才改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0

          有一田姓人傢,傢中生有二子,老大種地為農,老二進瞭學堂,以求金榜題名。可天不遂人願,老二雖已年近四十,也隻求得個“秀才”頭銜!

          一日,秀才對父親說,要改行學種地。父親有些舍不得,可最終還是同意瞭,並把傢裡河北的地分給瞭老大,河南的地分給瞭秀才。

          秀才知道老大莊稼種得好,就去瞭老大傢討教。老大是個實在人,見秀才兄弟來求教,就把自己種地的秘訣和盤告訴給瞭秀才。

          原來,古時的莊稼人大都要靠天吃飯,春種秋收,隻有春天播對瞭種,秋天才能獲得個好收成。為此,也就自然形成瞭春天“求神問種”的習俗,田傢老大也不例外。不過,老大說,他求的這位徐老是位與眾不同的高人,不但算得特別準,還特別靈!

          這年剛一開春,又到瞭“求神問種”的時候,秀才就跟著老大去瞭同村的徐老傢。徐老果然是位高人,見來瞭位新客,就說:“到我這裡來‘求神問種’,我可有條鐵規矩!”

          秀才畢恭畢敬地問:“什麼鐵規矩?先生說來聽聽。”

          徐老來回踱著步子,慢條斯理地說:“‘求神問種’靠的是心領神會,小神我隻擺出莊稼的形狀,任由你猜、你種。秋收前,‘求神問種’者既不能直接向小神詢問打探,相互之間也不可互問互說,否則泄露天機,不但不靈,還會遭到天譴。這些你能做得到嗎?若不能,趕緊走人!”

          秀才聽後,心裡想:別說這一條鐵規矩,就是再來個十條八條的又有何難!就隨口答應瞭。

          徐老見秀才答應瞭下來,就燃燭焚紙做起瞭法術。一陣禱告之後,就見徐老雙腿一盤,頭一歪,人坐在地上就再也不動瞭。

          按照徐老的鐵規矩,老大和秀才沒再問什麼,相互之間也沒再說什麼,就各自回瞭傢。臨分手的時候,老大放心不下,就對秀才說:“兄弟呀,依照徐老坐在地上的形狀,像什麼莊稼,你可千萬想好瞭再種!要不然,人誤地一時,地可要誤人一年呀!”

          讓老大沒想到的是,秀才卻趾高氣揚地說:“哥,你就把心放肚裡吧,就徐老坐在地上那形狀,我早就知道是什麼莊稼瞭。秋後,你就等俺豐收的好消息吧!”

          秀才美滋滋地,沒過多久,就在自傢地裡種上瞭谷子。等谷子出齊瞭苗,秀才更是滿心歡喜。這時,秀才就想到老大的谷子地裡看看、比比,誰種的谷子長勢更好。於是,秀才就過河來到老大地裡,一看,心裡“咯噔”一下子!原來,老大種的不是谷子,而是向日葵!

          秀才心想,老大種向日葵也對,“求神問種”時,徐老歪頭坐在地上的樣子,不是既像谷子,也像向日葵嗎?谷子和向日葵的頭可都是歪著的!秀才一頭霧水,他拿不準究竟是老大種向日葵對,還是自己種谷子對。按照徐老立下的鐵規矩,秋收前既不能直接去問徐老,也不能去問老大,秀才隻能幹著急地等。

          好不容易熬到秋天,隨著莊稼的枯黃,結果也逐漸露出瞭端倪:老大的向日葵獲得瞭大豐收,秀才的谷子卻收獲無幾!

          秋後,秀才找到徐老,想問個究竟。徐老卻說:秀才呀,你猜得不對呀!

          秀才一本正經地說:你歪頭坐在地上的樣子不正像谷子嗎?

          徐老“哈哈”一笑,說:“秀才呀,谷子是彎著腰的,向日葵才是歪著頭的!”

          秀才一聽,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話來。

          徐老嘆口氣,說:“秀才呀,常言說得好,隔行如隔山,種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我看你還是好好讀書,好好當你的秀才,別再種地遭這份罪瞭!”

          聽瞭徐老這看不起自己的話,秀才很不舒服,但嘴裡卻說:“謝謝先生指教,不過,明年俺還來‘求神問種’。”

          第二年一開春,又到瞭“求神問種”的時候,秀才跟著老大又去瞭徐老傢。

          這回,徐老一陣法術、一陣禱告之後,又做出瞭個深深勾頭的形狀。

          按照徐老的鐵規矩,老大和秀才相互之間也再沒說什麼,就原路回瞭傢。臨分手的時候,老大實在放心不下,又對秀才說:“兄弟呀,依照徐老坐在地上的形狀,到底像什麼莊稼,這回,你可千萬想好瞭再種呀!”

          秀才卻胸有成竹地說:“哥,你別忘瞭,前些日子,俺不是專門跟你討教過各種各樣莊稼的形狀嗎?這回,俺要是再猜不準、種不準,俺可不就白學瞭?”

          聽秀才這麼一說,老大隻好將信將疑地回瞭傢。

          回傢不久,秀才就在自傢地裡種上瞭豆子。不久,勾著頭的豆苗們便紛紛破土而出。這時,秀才又過河來到老大地裡,一看,心裡喜滋滋的。原來,老大地裡種的也是豆子!

          看著茁壯成長的豆子,秀才無比高興,自言自語地說:“徐老呀徐老,等秋後豆子豐收瞭,俺看你還有什麼話說,看你還有什麼理由看不起俺!”

          可出乎預料的是,到瞭秋天,老大種的豆子又獲得瞭豐收,可秀才種的豆子卻又是收獲無幾。看著那些光長豆秧不結果的豆子,秀才又氣又惱,更是百思不得其解!

          秋後,秀才又找到徐老,徐老卻說:“秀才呀,這回你是猜對瞭,可你不知道莊稼的習性,種得不對呀!”“俺怎麼不對瞭?”秀才不解地問。

          徐老“哈哈”一笑,又說:“秀才呀,其實俺早就知道,你們田傢河北河南各有一塊地,這兩塊地雖隻有一河之隔,但卻有著本質的區別,河北的地薄,水澆條件也不好,可河南的地就不同瞭,不但地肥,水澆條件也好!你父親偏袒你,分傢時,有意把河南的好地分給瞭你。你既不知道你得瞭塊肥水充足的好地,也不知道豆子的習性是不喜大肥大水,你偏偏就把不喜歡大肥大水的豆子,種在瞭大肥大水的好地裡,這就如同你叫水牛去犁旱地,你想,這豆秧還能結出好豆子來嗎?”

          秀才支支吾吾地,心裡還是不服氣,可嘴裡卻說:“謝謝先生指教,不過,明年俺還來‘求神問種’。”

          第三年一開春,又到瞭“求神問種”的時候,秀才跟著老大又去瞭徐老傢。

          一陣法術、一陣禱告之後,這回,徐老卻把頭直直地挺瞭起來。

          回傢的路上,老大還是不放心秀才,又說瞭一些叫秀才一定想好瞭再種的話。

          秀才卻說:“哥呀,這回你就真放心吧,各種莊稼的形狀俺跟你學會瞭,各種莊稼的習性俺也跟你請教過瞭,今年俺要是再猜錯、種錯,俺豈不是白活瞭?”

          回傢不久,秀才就在自傢地裡種上瞭玉米。不久,綠油油的玉米就長滿瞭地。這時,老大實在太擔心,就專門過河來到秀才地裡,一看,一顆懸著的心不但落瞭地,還對秀才說:“兄弟,這回你總算猜對瞭,也種對瞭,哥哥恭喜你!”

          秀才高興壞瞭,就滿懷信心地隻等著秋天的大豐收瞭。

          秋天很快又到來瞭,可出乎預料的是,老大的玉米又獲得瞭豐收,可秀才的玉米卻僅僅收回瞭種子!

          秋後,秀才又找徐老,沒想到,徐老卻說:“秀才呀,這回你缺的可是一個‘勤’字呀!這次,你雖然猜對瞭種,也種對瞭地,但你光顧著等待秋天的豐收瞭,卻忽視瞭對莊稼的辛勤管理。常言說得好,人勤地不懶。你不辛勤地耕、不辛勤地種、不辛勤地管,莊稼又怎麼能結出豐碩的果實來呢?”

          三次“求神問種”,三次以失敗而告終,秀才似乎悟出瞭什麼道理。於是,他向徐老深深地鞠瞭一躬,說:“謝謝先生教誨!”